逐鹿轩辕 第一百七十七章 疾风鸟的巢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陌玉和麻布衣走后,赫连梨若心里总是忽上忽下的,望着那道坚挺的背影走的潇洒,她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赫连梨若觉得心里就像有一个地方缺失了一块,她不知道她和陌玉何时会再见,她也不知道陌玉此次回去是否可以做到他想要的结果。

    她神色清冷的埋头往前走,有点心不在焉,眼见就要到地方了,断不能在这里出差错,这里的妖兽,个别已经达到武尊级别,行差踏错一步,付出的代价就是惨重的。

    索性,赫连梨若的闪神只持续了片刻就恢复正常,这让苏沫和严逸松了口气。

    “若若,你是不是爱上陌玉了,自己不知道啊?”

    苏沫实在是让这一对搞得心急,只得趁着陌玉离开,捅破这层窗户纸,但愿能让赫连梨若这个情感空白的家伙,将自己的内心窥得一二。

    这句话就像平地一声雷,在赫连梨若的心中炸响。

    爱上陌玉?

    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上一世,她很优秀,也有很多追逐者,只是家庭突遭变故,她一心只想着复仇,那些围绕在她身边的柳绿花红,她根本没心思顾虑。

    她不知道心动是什么感觉,不知道喜欢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不知道爱情的样子是怎样一种曼妙的姿态。

    她对陌玉是不同的,她也只认为那是对一个要好的朋友的感觉。

    可是,她会让异性朋友去睡她的床吗?会让异性朋友去牵她的手、搂她的腰吗?会让异性朋友不分时间早晚不敲门闯入她的房间吗?

    她为陌玉开了一次次先例,她会因为陌玉的一举一动牵动心神,或开心、或忧虑、或生气、或羞怯……

    这难道就是爱情吗?

    关注着周围的动静,赫连梨若心中也不停泛起波澜,陷入一种迷惘的状态。

    再次步行了约莫一个时辰后,苏沫心里发慌的更是厉害,那种危险萦绕在心头的感觉一点都没有消散。

    她脚步微顿,眉头紧蹙,脸上都是困惑的神情。

    严逸望着苏沫,一脸询问,每次苏沫出现这样的神情,都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感受到苏沫的不同,赫连梨若也收起了心中的异样,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了?”

    “本以为麻布衣实力强横,危险的感觉可能来自他,可是走了这么久,按理说应该已经和他的距离越拉越远,可是危险的感觉依然很强烈。”

    “那就是说那种感觉不是来自麻布衣。”赫连梨若接口道。

    “嗯,不是他,会不会是咱们闯入了什么厉害妖兽的领地?”

    见到苏沫征询的眼神,严逸摇了摇头,他已经将精神力铺开,在他的感知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令他忌惮的妖兽。

    或者,那妖兽的实力已经高出了严逸的修为太多,让他感受不出踪迹了?

    这种可能性也不大,妖兽的领地性都很强,他们不会容许别人侵占它们的领土,如果真来了实力特别强大的妖兽,周围那些妖兽也会表现出不同,不会完全无迹可寻。

    三人心中困惑,苏沫的预感一定不会错,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赫连梨若、苏沫和严逸都悄然将体内灵力外放,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保护罩。

    手中都拿出了趁手的短兵器,以便能在状况突发时做出最迅捷的反应。

    同时将敛息术中的收敛气息运用而出,三人就似与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如果不是肉眼看到,单凭感知,很难感知出三人的存在。

    三人将感知全面释放,感知着周围的一切,猫着腰,脚步轻飘飘的,每一步都落下的小心翼翼,在感知下,连鸟鸣声都格外嘹亮。

    突然,一个东西扑到苏沫脚边,苏沫的汗毛直立起来,心里一惊,迅速将手中短刃向快速跳起的东西射去。

    神经紧绷,手上动作先于大脑反应,待看清被射中的物体时,苏沫松了一口气,只是一只青蛙。

    拍拍胸口,舒缓了一下气息。

    严逸凝视着苏沫,神色温柔,他的声音有着安抚人心的神奇功效:“有我。”

    那颗因为焦虑狂乱跳动的心,就在这温柔的眼神中沉沦,陷入,无法自拔,那眼神将她的心神牢牢攥住,心里变得异常安静。

    “风雨与共。”赫连梨若也看着苏沫,坚定道。

    苏沫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明媚的笑容挂在脸上,就像可以融化冰山的艳阳,让人心里都跟着煦暖。

    一路上,直到行至疾风鸟巢穴附近都没有发生什么状况,苏沫也觉得困惑,便开口道:“难道是我感知错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归要来,感知错了最好,若没感知错,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赫连梨若说这话的时候,就像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身上都是统帅万千兵马的气概。

    疾风鸟巢穴所在地是一片山谷,赫连梨若三人到的时候,夜幕已经悄然爬满天空,寒星仿佛点点光斑,点缀在上面如同棋布。

    夜色中的山谷,本来是凄清幽冷的,好像荒芜人烟的戈壁,但是疾风鸟所在之地,地面上竟然花团锦簇,树木葱茏。

    空气中徜徉着花的芬香和草木的清新气息,两股香气交织在一起,令人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镶嵌在天边的山峦连绵起伏,在幽凉的夜色下,显得分外壮丽,好像一幅美丽的图画。

    在魔兽山脉,竟然还有这样一处人间仙境,让人忍不住喟叹,这里美好的让人如同身处梦中。

    危险和梦幻的强烈反差,让三人都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之前,赫连梨若几人都一直在赶路,就连晚上小憩的时候,也是轮番值夜,现在到了地方,夜色凉如水,周围美好的好像仙境,三人紧绷的心神也得以舒缓。

    而苏沫一直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严逸和赫连梨若惊喜的发现了这个现象:“没事了?”

    苏沫自己也困惑道:“不是太清楚,总觉得那种危险的感觉离得很近,想要捕捉的时候,又好像离得很远,而且来到这里后,那种感觉就更远了。”

    苏沫顿觉神清气爽,要知道,严逸在她身边,她还觉得身处险境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她担心的倒不是自己,而是赫连梨若。

    因为赫连梨若的修为都还没有到达武师,苏沫草木皆兵,只是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护不住她。

    山谷方圆千里,谷内那些个枝繁叶茂的树,有很多枝干被掏空,看枝干外面坑坑洼洼的样子,好像是被什么尖锐之物凿出的空洞。

    “这些空洞应该是疾风鸟的喙凿出来的。”赫连梨若分析道。

    严逸认同的点头。

    “那些疾风鸟还真是牙尖嘴利,真是厉害啊。”苏沫好奇的打量着一个树洞,伸手摸了一下,感慨道。

    “嗯。”严逸笑着回应。

    这里连一只疾风鸟的踪迹都没有,但大家却不觉得奇怪,在来之前,赫连梨若也是做足了功夫,她知道,疾风鸟只有在生产时,才会在巢穴逗留,其它时候,不论昼夜,这些吃货都一直行走在搜寻吃食的路上。

    赫连梨若三人将周围的树洞查探了一遍,发现大部分的树洞中都有一些散落的野果之类,还有少数的树洞像是疾风鸟的仓库,规律的摆放着各类吃食,只有极少数的树洞像是新开凿出来的,里面没什么东西。

    将周围探寻了一遍,赫连梨若三人选了最边角的三颗相邻树干,钻进树洞中闭目小憩。

    树洞外面有几排郁郁葱葱的林木遮掩,背对树干的地方,有一个露天的四方桌子,正好适合在那里生火做饭。

    忽而,一声鸟唳划破了夜色中寂寥的山谷,赫连梨若眉角一挑,睁开双眸,眸光清澈明朗,就如天边的星辰:这是疾风鸟的叫声。

    她赶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眺望,不一会儿,只见一只疾风鸟如一个飞行的炮弹,向山谷俯冲下来。

    疾风鸟体长两尺,张开双翅如同一只迷你版的飞机,它长得并不好看,灰色的羽毛没有什么特色,整体看上去很内敛,但是它眼中闪烁的精光足以告诉人们,这是一种很聪颖的物种。

    来的这只疾风鸟挺着个大肚子,让它两只撑着身体的细足显得更纤细,它飞行速度虽然很快,但是依然让人觉得体态臃肿,有几分憨憨的笨拙之态。

    赫连梨若都不知道要说自己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刚来就碰到有一只疾风鸟要生产,臭豆腐还没派上用场,她就已经先行一睹了疾风鸟的风采。

    疾风鸟生产的时候,会有很多疾风鸟在旁边陪伴,那时候,生产的疾风鸟脾气比较暴躁,其它疾风鸟为了守护小家伙的出生,也全是一个个防贼一般直愣起耳朵,像保镖一样守护在临盆的疾风鸟身边。

    正奇怪怎么只有一只疾风鸟到来的时候,数道嘹亮的鸟唳响彻夜空,天边的尽头飞来成片的鸟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