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三十四章 狗仗人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苏沫一指任云:“你也领着人一起去,以后赫连梨若的话就等于是我的话。”

    苏沫知道,赫连梨若有很多用人的地方,她们这关系,哪还用分谁和谁,干脆趁这会儿直接说了,免得以后麻烦。

    严逸环抱着苏沫坐在鳌狮上,一脸宠溺:“依你。”

    “这波狗粮撒的,叫我这个单身狗情何以堪。”任云嘴里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少夫人,我是说我这就去。”

    “任云,安排一个人去趟青木城,告知赫连家主,找到徐浩的母亲,善待,就说徐浩是我的救命恩人。”既然苏沫和严逸都开了口,赫连梨若也没什么好忸怩的,人该用就用啊。

    “是,梨若姑娘。”

    任云侧眼偷瞄了苏沫一眼,见苏沫正在对他挥拳头,吓得他一个哆嗦:这姑奶奶定是不满他刚才的嘀咕呢,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啊,他连忙跑路,边跑边喊。

    “哎,长歌,你等等我,跑慢点你能死啊。”

    人都走了,这里就只剩下赫连梨若四人。

    苏沫看向赫连梨若:“咱们出发?”

    “好。”

    几人策鳌狮奔腾,一路上也聊的畅快。

    “若若,你要那些药师是干嘛的?”

    “药师当然是炼丹啊。”

    “哈,当我没问,到了白金城,我可得好好尝尝你的手艺。”

    赫连梨若伸出食指摇了摇:“张斌赢了嘤咛,你输了,饭自然也……”

    苏沫耍起了无赖:“我们什么时候打过赌,我怎么不记得了。哎呦,我这脑子,一提这事我就头疼。”苏沫状似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

    赫连梨若无奈的撇撇嘴,她就知道苏沫一定会不认账的,于是指了指陌玉:“我们可是有证人的。”

    陌玉的眼皮颤抖了一下,他刚醒,就听到这番对话,哪还敢睁开眼睛,干脆赖在赫连梨若的怀里继续装昏迷吧。

    反正温香软玉在怀,平时赫连梨若总和他保持距离,他哪有这机会,他才舍不得离开赫连梨若的怀抱呢。

    苏沫大笑道:“哈哈,若若,他一个昏迷的人怎么作证啊,我不管,我就是要吃好吃的,你亲手做的。”

    这简直就是臭无赖啊,不过,严逸看着这样的苏沫,却觉得心里痒痒的,他觉得就是把自己的一颗心都揉进苏沫的身体里,也不为过,他的苏沫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他看着苏沫的眼神里都盛满柔情,那种甜,好像能掐出蜜来。

    赫连梨若缩了缩脖子,这眼神,也太甜了啊,温柔的都有点不像严逸了。

    “若若。”苏沫眼珠一转,突然声音轻柔的撒起了娇,“我一路跟着穿到轩辕大陆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吃不饱,穿不暖,茶饭不思一心找你,找到你,哪想还要饿肚子。”小嘴一撇,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严逸眨眨眼,他家娘子说什么?吃不饱,穿不暖,那是在说她吗?茶饭不思又是什么,她哪一顿少吃了啊?他可真心保证,他没有半点虐待苏沫的迹象。

    赫连梨若无奈的摸了摸额头,得,知她者,苏沫也,她最见不得的就是苏沫可怜巴巴的模样。

    只好败下阵来:“行行行,想吃什么,都依你。”

    目的达成,苏沫欢呼一声,把身下的鳌狮都吓了一跳,哪还有半点可怜的迹象。

    几人说说笑笑,很快就要到白金城了,赫连梨若揪了揪陌玉的耳朵:“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哎,哎,娘子,快松手,疼。”陌玉一个机灵弹起,他家娘子什么时候发现他醒着的?陌玉缩着脖子,侧着头,直喊耳朵疼。

    赫连梨若嫣然一笑,看得同为女人的苏沫都感慨,真有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啊,她家若若两世为人,都可以美得吊炸天啊。

    赫连梨若松了手,陌玉搓了搓被揪疼的耳朵,看着赫连梨若一脸讨好:“多谢娘子手下留情。”

    赫连梨若俏脸一红:“李时珍的皮。”

    “李时珍是谁?”陌玉问道,严逸也是困惑的神色。

    赫连梨若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怎么突然又蹦出上辈子的名句了,她打着哈哈,说道:“快到地方了,咱们是不是得步行过去?”

    “娘子的聪慧无人能及。”陌玉虽然受了重伤,可是他底子好,再加上严逸的丹药和赫连梨若的白芒辅助,他尽管身体还很虚弱,可说笑打闹下地行走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四人从鳌狮背上一跃而下,鳌狮蹭蹭严逸的腿,对着他张张嘴,严逸给鳌狮喂了几颗妖晶,鳌狮就心满意足的跑了。

    赫连梨若咂咂嘴,走哪都是钱啊,带我们一段路,这嘴巴刁的还讨要妖晶,她突然觉得太一跟了她这么一个穷鬼姐姐太可怜了,人家信手拈来的妖晶,她当初都是费了好大力气才给了太一两颗,还把太一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不过,赫连梨若拍了拍满满当当的乾坤袋,她们端了一个鹰殿,她现在也算是一个小富婆了,断不能再让太一、唐可儿跟她受苦。

    赫连梨若一行四人走了一刻钟的样子,就看到了白金城的城门。

    气势恢宏的城门与之前在枫林幻境中所见如出一辙。

    几人走到近前,正如在枫林幻境中陌玉所说,城门口摆放着一张桌子,有两人在门口收取钱财,交了钱的,才让进去。

    来白金城的人很多,城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赫连梨若四人也在排着队。

    “这是什么规矩,进去还得交钱?”赫连梨若有些不满道。

    陌玉回道:“这是白金城最大的三家势力来钱的一种途径,要经营一个势力不容易,他们把凡是能挖到钱的地方都挖了。”

    “必须交?”

    “他们这个也是按照实际收费的,武徒收二十金币,武者收十金币,武师收五金币,要是武尊,不给钱他们也不敢拦。”

    苏沫忿忿不平道:“呸,说到底还不就是欺负人,姑奶奶就看不惯他们这套,狗仗人势。”

    赫连梨若笑笑,心中了然,毕竟没有哪个大势力愿意招惹武尊级别的高手,但是低修为的人,就算杀死,也只能怪他们实力不济。

    弱肉强食,这就是现实。

    几人小声交谈着,却听到前面传来喝骂声。

    城门口收钱的有两个,只见其中一人捏着鼻子骂道:“穷酸的老鬼,没钱来什么白金城,滚滚滚。”

    一个拄着拐杖,白发苍苍的老人,颤颤巍巍的伸手拖着两个金币,对收钱的人央求道:“你行行好,我只能凑出这些钱,你就放我进去吧,我家里孙子生病,我只要进去把手里的东西倒卖了,换了药就走,不误事的,求求你了。”

    老人神情凄楚,他家里只剩他和孙子相依为命,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修为却只有初阶武徒,平日里打猎为生,养着家里的孙子,进白金城,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次要不是孙子病的厉害,他也不会来白金城。他为什么不去别的城池呢?这也不难理解,当时赫连梨若他们从青木城一路赶来,尚且耗费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对于有急事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可耗不起。

    老人拿钱入城,卖的东西都不一定能挣出进城的钱,但是只要能买到药,就能救了他的孙子,所以,他只能来最近的白金城。

    守卫一脚将老人踹翻,口里骂骂咧咧的:“老东西,没钱还想进城?回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再不走,信不信老子搞死你!”

    老人摔在地上,手腕被地面擦破,老人抱住守卫的腿哭求道:“求求你了,孩子还等着救命呢。”

    守卫二话不说,再次抬脚将老人踹开,拿起手中的鞭子就往老人身上抽。

    老人吃痛,缩成一团,嘴里不停念叨着:“让我进去吧,让我进去吧。”

    苏沫看到这一幕,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她紧走几步,冲向前,一把抓住守卫甩出的鞭稍,用力扯出,将守卫拽了个狗吃屎。

    另一位守卫看到这一幕,怒声问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这是要与我丹宗为敌吗?”

    一般来城门口收钱的守卫,都是高阶武者修为,这些人都极其擅长见风使舵,一手欺软怕硬的好本事,纵使这样,也不会有人与他们杠上,毕竟他们身后站着的可是三大宗门。

    另一位守卫见苏沫有武师修为,自知打不过,便直接将丹宗搬了出来,三大宗门轮班值守,这个月值守的正是丹宗。

    赫连梨若、陌玉、严逸也不声不响的站在了苏沫身后,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战的架势。

    苏沫冷哼一声:“去你妈的,丹宗了不起啊,姑奶奶缺你这点钱?”

    说着,豪气的从乾坤袋中两四人的金币甩在桌上,随后又取出老人的一份金币甩在打老人的守卫身上:“这下,他可以进去了吗?”

    手拿鞭子的守卫从地上爬起,点头哈腰:“可以可以。”

    同时,眼底是一片阴郁:这事传出去,他们丹宗肯定会被人嘲笑,得罪丹宗,没你们的好果子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