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三十章 身处险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胡匪异变成鲨鱼的身体已经在此次战斗中被打回原来的形态,唯一没变的就是鲨鱼头,胡匪全身被炸的好几处地方鲜血直流。

    胡匪可是武尊二段的高手,在双斧符纂的加持下,刚才的那波攻击甚至可以媲美武尊三段修炼者的一击。

    而陌玉,在长剑的辅助下,气息节节攀升,直接从武师九段巅峰跃升到武尊一段巅峰,又有器灵的辅助,实力可以和武尊二段修炼者抗衡。

    可是看看眼前的胡匪,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一击是出自一位武师九段巅峰修炼者之手。

    随着实力的增强,每一个阶段的跨越都似不可逾越的鸿沟,可是陌玉生生拉近了这个差距,并将胡匪重创。

    那陌玉的潜力有多大?陌玉越阶战斗的能力惊的众人心绪激荡,假以时日,他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不过,陌玉虽然重创胡匪,他自己现在的状况也十分糟糕,他的衣衫碎裂,深紫色的长袍上湿漉漉的都是血迹,他脸色如锡箔纸一般,让人看着就有一种隐忍的疼痛。

    他半跪在地上,弯着腰,牙齿紧紧咬着嘴唇,终于没忍住,一口鲜血喷出。

    气息微弱,呼吸都极其清浅,这样的陌玉与平时的踌躇满志、运筹帷幄、死皮赖脸截然不同,看得赫连梨若心里揪扯着疼。

    陌玉谈笑风生纠缠她的样子一直在她的眼前晃动,与他现在奄奄一息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反差,赫连梨若觉得心里就像被剜了一个大洞,鲜血淋淋。

    她眼前闪现过父母离世时的样子,刚才小男孩为她挡下一击,逐渐冰凉的身体传来的触感还在指尖萦绕,她怕陌玉也这样离开她,那一刻,她觉得,她不能失去他。

    陌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腿部下沉,身体向上发力,挣扎了一下想要站起来,“嘶~”浑身的疼痛让他身上的汗毛根根立起。

    现在,他就连动一下手指都好像要拼尽全身的力气,更遑论站起。他嘴角是一抹苦涩,说到底,还是实力受限,陌玉看着面前的胡匪张开了血肉模糊的大口,摇晃着向他走来,手中拎着的,就是那把赋予胡匪力量的双斧。

    “我不能就这样等死,绝对不能。”陌玉心里呐喊着,脸上都是不妥协的神色,如果他倒下了,那她要怎么办?

    陌玉艰难的勾动了一下手指,他用手指在地上敲击了几下,这几下轻微的动作让他好似行走在刀尖上,每一下都是钻心的疼,落在地上的长剑似乎感受到了陌玉的号召,向着陌玉的掌心移动。

    看着胡匪摇摇晃晃走向陌玉,赫连梨若觉得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恐慌,她突然动了,她奋不顾身的向前冲去,她满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带着陌玉,离开这里。

    此时的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和周围人实力的悬殊,她的眼睛里只有那个紫色的身影,就算身受重伤,依然满身风度,那种刻在骨子里的高贵,是不会因为任何外在的形象有损丝毫的。

    牵一发动全身,赫连梨若动了,相应的黑袍人也动了,他们都知道战斗到了关键时刻,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赫连梨若过去,他们疯狂的将攻击向着赫连梨若频频甩去,赫连梨若只是机械般挥动着手里的双刺,与到近前的攻击发起冲击。

    那些攻击,都是中阶武师所发,每一道都不是武者八段的赫连梨若能扛住的,之前在作战的时候,赫连梨若也不过是将精神力外放躲避攻击,起到牵制一位黑袍人的作用,为苏沫减轻压力。

    真要硬碰硬的对战,赫连梨若怕都不是对方的一招之敌。

    苏沫在赫连梨若动的那一刻也动了,她清楚的知道赫连梨若在想什么,知道赫连梨若要做什么,这种默契是多年陪伴下来,自然而然形成的。

    她不顾刚才的消耗,强忍着体内翻涌的痛楚,将长鞭用力抡起,长鞭严密的鞭影将她和赫连梨若护住,一同向陌玉的方向奔去。

    战斗到此刻,叛变的黑袍人已经仅剩三人,他们一人拖住一位黑袍人,剩下五位黑袍人对苏沫紧追不舍,一道道强横的攻击将苏沫、赫连梨若的退路封死。

    苏沫的实力是武师六段,属于中阶武师中的最强者,而且她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绝对不是普通武师六段的修士可以比拟的。

    因此,在一人对战五人的情况下也可以支撑。

    药师们看着瞬息万变的战场,张斌神色忽明忽暗,突然喊了一句:“咱们难道只会等死吗?现在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

    话落,一马当先提起一把武器,向胡匪冲去,他们虽然只有武者的修为,但是赫连梨若也是高阶武者修为,却可以越阶杀死两位武师,他们为什么不可以?

    战斗到这一刻,严逸被困,陌玉重伤,他们如果不能将重伤的胡匪杀死,只有死路一条,左右都是死,为什么不死的轰轰烈烈一点?

    再说蚂蚁多了咬死象,胡匪已经身受重伤,他们三十多位药师,就是一人一口,也要将胡匪咬死。

    张斌带头前冲,三十多位药师也受到感染,纷纷拖着疲惫的身躯站起身,手提武器,向胡匪冲去。

    这个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困住严逸的屏障外围,附上了几只拇指大小的人儿,它们趴伏在屏蔽上,每呼吸一下,肚子就鼓胀一分,没多一会儿,它们的肚子就鼓胀成了皮球一般。

    大家更没有注意到,每随着小人儿肚子鼓胀一分,苏沫的身体就颤抖一下,脸上透着失血的苍白,她的额头因为痛楚已经布满了冷汗,可是她依然强忍着不吭声,将手中长鞭舞的密不透风,她要护赫连梨若周全。

    胡匪提着双斧,张着血肉模糊的嘴,扭过头,暗沉的眼神扫视了向他冲来的人群,肿胀的口中流出一口腥咸的唾液,嘴里含糊的说着:“现在才动,晚了。”

    他的脚已经站在了陌玉的面前:“结束了。”

    他张开大口对着陌玉吞去,同时,手中双斧对着陌玉的腰身砍下,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中间出现突发状况,他也可以将陌玉斩杀。

    赫连梨若距离陌玉只有一尺距离,她手中八道掌影极速甩出,胡匪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左手的斧子依然去势不减,右手的斧子对着赫连梨若的八道掌影劈去,掌影碎裂。

    苏沫想要去救陌玉,可是现在她被五位黑袍人包围,实在分身乏术,她不能把赫连梨若暴露在黑袍人的攻击下,以赫连梨若的实力,之前同时对付一位武师一段黑袍人、一位武师二段黑袍人,已是极限。

    现在周围的五人,实力可都是中阶武师,五人联手,就是苏沫都不能轻易脱身,就别说赫连梨若了,就算是其中一位,都不是赫连梨若能抗衡的。

    至于药师们,眼见陌玉就要被胡匪的锯齿撕裂,手中的武器无一例外全部脱手而出,向着胡匪变异的鲨鱼头射出。

    胡匪心中的怒气蹭蹭冲到头顶,他也是一个堂堂武尊,是鹰殿的统领,武师九段和武尊看起来只是一步之遥,可想迈过这一步,胡匪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踏到武尊阶段,他才体会到武尊和武师的不同。

    那种挥手引动天地气象的豪迈,根本是武师阶段的人不能比拟的,他觉得,所有的武师在他眼中,都是匍匐在他脚下的蝼蚁,可以任由他生杀予夺。

    却不想,今天一再走眼,困住了一个武尊修为的严逸,却被一个武师九段巅峰修为的陌玉重伤,狼狈到连武者阶段的药师都敢对他出手。

    这在以前,一定会被他当作天方夜谭,可是这些,就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他眼中是浓烈的怒气和阴暗,不杀陌玉,不足以平他心中之气,他虽然身受重伤,可是体内尚还有一丝灵力游走,他将这丝灵力外放,全部将他的鲨鱼头护住,大嘴依然向着陌玉咬去。

    此刻的陌玉,就好像被榨干了全部的力气,无法躲避,被胡匪变异的鲨鱼头吞进口中。

    赫连梨若的瞳孔倏然扩大:“不!”她嘶吼出声,那一刻的恐惧让她觉得天旋地转,她恨不得用自己的余生换陌玉的长生。

    她看着陌玉的身影消失在鲨鱼口中,脑海中一片空白,她呆立在当场,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变成了灰白色。

    “啊~”悲愤的呐喊出声,赫连梨若突然如发疯一般,手中双刺对着身后的五位黑袍人频频挥动,她甚至已经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差距,她只知道,今天,要么她死,要么鹰殿的人死。

    她双眼通红,全身的气息异常冷冽,就似数九寒天漫天的大雪,竟然让五位黑袍人心里升起一股寒凉之意。

    “吼~”胡匪突然痛苦的吼叫,捂着自己的鲨鱼嘴挣扎起来,这一变故再次让大家的心里跟着起起落落,纷纷看向挣扎的胡匪。

    陌玉此刻跌落在胡匪脚边,他躺在地上,嘴角艰难的扯出一个笑意,而胡匪的口中,正立着那把镶嵌着栾石的长剑,长剑透穿了鲨鱼头的上膛和下颚。

    胡匪痛苦的原地打转,右手中的斧子对着陌玉挥下。

    也就在这时,“嘭~”一声巨响传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