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二十三章 倒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个武者二段的废物,也敢在此张扬跋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武师一段的黑袍人口中说着,土黄色的灵力包裹着拳头,攻势丝毫不减,直逼赫连梨若面门。

    赫连梨若嘴角勾起,轻蔑的一笑:有的人,就是天生的奴性,甘于做人鹰犬,还自鸣得意,这样的人,都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她拳尖上精纯的火属性跳跃,迎上武师一段的黑袍人。

    黑袍人满脸嘲讽之色,看着赫连梨若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傻子,区区武者二段,谁给她的勇气和自己交手?

    只是黑袍人的嘴角刚刚勾起,心里就觉得咯噔一下,笑容僵在脸上。两人的拳头相隔咫尺,为什么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说时迟,那时快,“嘭~”两人的拳头相撞,空气都被攻击的余波震荡的有了形态,就像海面上的波浪蜿蜒延伸。

    黑袍人双目圆睁,满脸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他看着只被震退一步的赫连梨若,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赫连梨若明明只有武者二段的实力,可是她硬生生的承受了自己的一击居然什么事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武师一段的高手,比赫连梨若高出了将近整整一阶啊,一个段位的鸿沟都是难以逾越的,更别说跨越整整一个阶别了,她到底是人是鬼?

    这也就算了,赫连梨若是火属性灵力,并非克制他的属性,可为什么他好像感受到了一种属性被压制的感觉,这简直是闻所未闻,怎么可能!

    赫连梨若甩了甩震的有些发麻的胳膊,不再给黑袍人震惊的机会,木克土,黑袍人的灵力是土属性,原本只要以木属性灵力克制即可,可惜她的真实实力为武者八段,低于黑袍人,刚才只将木属性灵力悄悄包裹在火属性灵力的掩护中,明显有些吃亏。

    她唇角微挑,水生木,她的经脉拓宽后,就如小溪变成了汪洋,以她拓宽后的经脉,现在可同时将三种属性在经脉中运转,她又将水属性灵力悄悄包裹进火属性灵力中,让本身就藏在火属性灵力里面的木属性灵力效果加强。

    夹杂着水、木两种属性灵力的火属性灵力凝聚于拳尖,也无花哨的招式,就一拳一拳的向黑袍人直击而去,凌厉的攻击让黑袍人急忙回过神来,伸手格挡,两人的劲力撞击在一起,赫连梨若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黑袍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浑身透着古怪?

    五属性相生相克,当是敌手战斗时,属性只能相克,只有在相互配合时,亦可相生。

    赫连梨若和黑袍人的战斗也就在一瞬间完成,伴随着之前赫连梨若话落,演武场的药师们也炸开了锅。

    “腥蛊的幼卵……”有的药师脸色煞白,赶忙用手去抠喉咙,试图将喝下去的酒水吐出来。

    “那是什么东西,你们这是怎么了?”有的药师虽然不知道腥蛊的幼卵是什么,但是看到一些药师的动作,也跟着赶忙去抠自己的嗓子眼。

    一位药师哇的一口吐出来些许秽物,眼睛里尚因为胃里的翻腾含着泪光,答道:“腥蛊,咳咳,只有成年的才有用,它的幼卵必须借助人体内的血液和吸收人的精神力存活。”

    因为当年腥蛊盛极一时,知道它名头的人,自然不少。

    “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东西?”

    一位药师面露凄惨的神色,对着那些正在想尽办法让自己呕吐的药师说道:“别白费力气了,没有用的。”说话的药师每一句话都说的艰难,“据我所知,腥蛊的幼卵一经入体就会融入血液,无法剔除,待幼卵成年后,便会噬主而出。”

    众位药师脸色一片死灰:“完了,完了,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有,我猜想,这些幼卵都是出自同一只腥蛊,腥蛊都是以血为引,只要找到这只腥蛊的主人,将其杀死,这只腥蛊就会死,那我们体内的幼卵也会消亡。”

    也就这时,又一位黑袍人加入了赫连梨若的战圈,黑袍人正是从门外进来的十二位黑袍人之一,有武师二段的修为。

    赫连梨若感受到身侧传来的劲风,脚步一动,向一侧平移出一丈开外,双手交叉成拳,分别向两位黑袍人发动了攻击。

    左手直击武师一段黑袍人的面门,右拳自左腋下钻出,攻向武师二段黑袍人的胸口。

    “姑娘,我们帮你!”

    这时,赫连梨若的身后迅速涌过来二十位药师,这些药师赫连梨若观察过,每个人都有高阶武者的修为,他们在胡匪让喝庆祝酒的时候,无一例外都看向赫连梨若,关注着赫连梨若的动作,并未喝那些含有腥蛊幼卵的酒水。

    这些人里,也包括了月下城的张斌和小胖。

    赫连梨若被武师二段的黑袍人攻击的后退了几步,甩甩手,不知道对方属性的前提下仓促应对实在太吃亏了,幸好她现在的身法和身体强度都有所加强,再加上武师二段的黑袍人是金属性,正好被赫连梨若使用的火属性克制。

    实力不弱啊,赫连梨若收起淡然的态度,严阵以待。

    陌玉最初被两位中阶武师修为的黑袍人夹击,一位武师五段、一位武师六段,两人联手对付陌玉,并未把陌玉放在心上。

    看陌玉的修为,应该是只有武师五段的样子,他们两个中阶武师联手对付他,还不是轻松加愉快,两人脸上是轻蔑的笑。

    两人周身灵力鼓动,一左一右攻向陌玉。

    陌玉眼底冷冽的眸光骤然收缩,他全身萦绕着精纯的火属性灵力,他双手掐决,很快,面前就凝聚出了一只猛虎的形态。

    “虎啸震山林。”

    陌玉低喝一声,双手结印,猛虎就如活了过来一般,冲向武师五段段黑袍人,抬起前爪用力一拍,武师五段黑袍人的攻击就被拍散在空中,猛虎前肢蓄力猛然向前扑去,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断了武师五段黑袍人的脖子。

    武师五段黑袍人倒下的时候,眼珠不甘的转了一下,他到死都不明白,同为武师五段修为,为什么仅仅是一个照面,他就搭上了自己的命。

    猛虎将武师五段的黑袍人咬死后,直接调头扑向武师六段的黑袍人。

    武师六段的黑袍人,此刻的心里就如惊涛骇浪一般,陌玉虽然看起来只有武师五段的实力,但是他面对陌玉的时候就有一种压迫感,好像陌玉的实力绝不仅仅如此。

    猛虎就要扑到武师六段黑袍人身上的时候,他的身边又来了三位黑袍人,同他一起对付陌玉。

    苏沫将一把长鞭舞的密不透风,犹如一条长蛇吞吐着红信,将两位围攻他的黑袍人逼的节节败退。

    眼见两位黑袍人就要落入下风,呼啦啦,又来了三位黑袍人,五人联手将苏沫团团围住。

    要说此时最戏剧化的战圈当属严逸那边,本来是三位黑袍人围攻他,没曾想,还未动手,一位黑袍人临阵倒戈,直接背后偷袭,杀死了其中一位黑袍人。

    动手的这人,正是当初去月下城招募药师的那位黑袍人。

    他这是在对严逸示好,同时也是为了摆脱胡匪的控制,为自己谋条生路。

    严逸心里跟明镜似的,嘤咛挑衅赫连梨若的时候,这个黑袍人就任由事态发展,他不开口,其他人就更不会去管月下城的事,毕竟出了问题,胡匪怪罪下来,其他人可不愿意替他背锅。

    因为敛息术的缘故,严逸看起来只有武师六段的修为,但是他的实际修为一经达到了武尊境界,就算没有月下城那位黑袍人的倒戈,想要对付围攻过来的三位黑袍人,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月下城的黑袍人自然是不知道严逸真实修为的,他这么做,也需要很大的魄力和审时度势的眼光。

    “找死!”胡匪右脚蹬地,整个人就凌空虚度到月下城的黑袍人身边,身下的座位被强劲的气势震的粉碎,地面也被踏进去一个深深的脚印。

    他要亲手杀了这个叛徒。

    二十位黑袍人中,一个交手就死了三人。

    现在有两位在和赫连梨若的战圈对战,四位呈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围攻陌玉,五位在苏沫的长鞭下僵持,剩余九人中有一人叛变,叛变的黑衣人和严逸一起面对胡匪及剩余八个黑袍人,是压力最大的一处战圈。

    演武场的众位药师也好像突然回过神来,忿忿的声音吼道:“啊~杀了胡匪!”

    “杀了他。”

    “对,只要我们联手,一定有活命的机会。”

    “杀!”

    乌压压的一百三十多号药师群情激愤,一道道灵力筑起的攻击集体向胡匪倾轧。

    “敖敖~就凭你们!”胡匪双手凌空一比划,一把大刀去出现在手中。

    他将大刀随意的向着药师群一扫,金光闪闪的攻击波就向迎面而来的药师撞击而去,瞬间,十位药师倒地身亡。

    差距,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差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