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谁炼制的丹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距离白金城二十公里开外的一处荒郊野外,方圆几公里的区域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十五人,这些人翻动杂草、踢下碎石、撩拨枝叶,好像在找寻着什么。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长歌,你说最后一个阵眼会在哪呢?”

    “唉,我也不是阵法师,再仔细找找吧。”长歌继续低头弯腰翻找着。

    “东、南、西、北四个阵眼,咱们找到三个了,可是这最后一个还真难找。”任云的情绪有点焦虑,“也不知道少爷怎么样了。”

    长歌直起身:“说的是呢,上次通过一个阵眼用密法送了两封信进去,也不知道我家少主收到没,会不会落在黑袍人手里啊?”

    “别胡说,以咱们两家少爷的本事,怎么可能收不到。”

    “可你说阵眼找不全,不能一口气全毁了,他们怎么出来啊?北方这个阵眼会在哪呢?”

    “这一片的土地都快被咱们翻烂了,连那口水池我都亲自潜下去找过两遍,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难道它还能长翅膀飞了?”

    这句话就如一道亮光在长歌脑海中闪过,他打了一个响指,惊喜的看着任云:“任云,你说的太对了。”

    任云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的神色。

    “长翅膀飞了呀,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快召集人找吧。”

    “哦。”任云一面发出信号召集人手,一面困惑的嘀咕着,“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长歌伸手搭上任云的肩膀:“我说兄弟,就是……”

    ……

    听着嘤咛的哭诉,再看她娇艳脆弱十分受伤的神情,再加上她口中言之凿凿的说可以证明丹药是她炼制的,只凭主观臆断,就已经让一些人动了恻隐之心,相信了张斌手中的丹药是她炼制。

    “自己没实力,去骗一个小姑娘的丹药,也不嫌害臊。”

    “就是,刚进练武场的时候他还护在人家身前,本以为是个谦谦君子,没想到是人面兽心。”

    “要不说呢,嘤咛可是要和青木城的那几个人比试的,没了丹药,不是明摆着要输吗。”

    “好歹给人留一颗,一颗都不留,是明摆着让嘤咛去送死的。”

    “我说刚才两人拉拉扯扯的,嘤咛还一脸委屈的神情呢。”

    药师们已经开始有一些人为嘤咛打抱不平,月下城却有人听不下去了。

    “张斌大哥的炼丹术在我们月下城都是数一数二的,说他炼不出丹药,我不信。”

    嘤咛的声音有些哽咽:“小胖,那你说,我的炼丹术如何?你不信你张斌大哥炼不出丹药,可信我炼不出?我为什么要诬陷他,为什么要害他?”

    “这……”小胖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他相信张斌的炼丹水平,可是相同的,嘤咛的炼丹术在月下城虽说稍逊于张斌,可也非常不错,总不可能炼不出丹药诬陷他人吧。

    张斌看着此刻哭的双肩抖动,好像受了天大委屈的嘤咛,眼角突突的跳,他觉得心里好痛,觉得自己心就像撕裂了一个口子,嗖嗖的往里面灌着冷气。

    他真是瞎了眼,为什么之前对嘤咛的秉性毫无所觉。

    “我虽然一直拿他当哥哥,可是我知道他喜欢我,我也想过有一天也许可以做他的新娘,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今天,竟然如此待我。”

    张斌不语,他听到嘤咛说“我想过有一天也许可以做他的新娘”时,只觉得心如刀割。

    人群中有人喊到:“嘤咛姑娘,你刚才不是说可以证明丹药是你炼制的吗?你只要证明出来,我相信大人会为你做主的。”

    嘤咛转身对着胡匪深深的鞠了一躬:“还请大人为我做主。”

    胡匪把玩着手中的钢珠,眼神微眯盯着嘤咛,让嘤咛的心里滴哩哐啷的响,她手心冒着虚汗,觉得有一种心思被洞穿的感觉。

    “说吧。”

    胡匪居高临下的声音让嘤咛松了一口气,她赶忙说道:“大人,我一共炼制了四颗丹药,一颗二品高级丹药,两颗二品中极丹药,一颗二品初级丹药,大人可以查看我说的可对。”

    收取张斌丹药的黑袍人核对了下瓷瓶中丹药的数量和质量,对胡匪回道:“主子,说的完全一致。”

    “数量和质量对得上又如何?”张斌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伤的,每说一句都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刚才你问我,我告诉过你了,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张斌大哥,我……”

    “闭嘴,你这一声大哥,我无福消受。”

    嘤咛的眼泪说来又来,又啪嗒啪嗒往下掉:“我知道你怪我揭穿你,可是这是性命攸关的事,你不能这么对我。”嘤咛的声音很小,却可以清晰的听在别人的耳中。

    这时候的嘤咛,全身没有一点傲娇之气,只像一个受伤无助的小兽,让人心生怜悯。

    张斌冷笑一声:“你若拿不出实际的证据,就不用博同情了。”那一声张斌大哥,让他的心里还残存着最后一丝的念想,可是嘤咛后面的话,彻底让张斌的心凉透。

    说也奇怪,爱一个人的时候,哪怕她皱皱眉都会让人觉得心疼,可若厌恶一个人的时候,就算她哭的泪水泛滥成灾,心里有的,也只会是满心的憎恶。

    “张斌,你是真要我撕破脸吗?”

    张斌冷哼一声,闭口不语。

    嘤咛眼神一狠:“好,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既然你说这丹药是你炼制的,我问你,你这些丹药上的丹纹都有几条?”

    张斌微微皱眉,他刚将丹药炼制完,就发现了嘤咛的不对就连忙去安慰嘤咛,只粗略的看了一下丹药的品级,并没有细数丹纹,有的也只是一点隐隐约约的印象。

    他看着嘤咛,脸上的神色瞬间万变,难怪之前嘤咛把每颗丹药都细细的打开端详,他那会儿只关心嘤咛的状态,并没有细想,原来那时候嘤咛就已经想要牺牲他了,他还真是傻。

    张斌的嘴角都是苦涩。

    苏沫小声的问着赫连梨若:“若若,你说这场戏,谁会输,谁会赢啊?”

    赫连梨若清浅一笑:“张斌。”

    “输?”

    “不,他赢。”

    “不会吧?你看他连丹纹有几根都不能立刻说上来,我看是要做替死鬼了。”

    赫连梨若笑着摇摇头:张斌很聪明,她不会看错的。

    苏沫又转身问严逸:“木头,你说他俩谁会赢?”

    严逸的唇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老婆说了算。”

    这句话,也是自赫连梨若和陌玉认识严逸以来,他说的最长的话了,两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苏沫眼珠一转,对赫连梨若说道:“若若,要不咱俩打个赌吧。”

    “输了可不许不认账。”赫连梨若直接揭了苏沫的老底,以她对苏沫的了解,她赢了你跑不了,她若输了,装傻充愣绝对一把好手。

    “好,好,我保证。”苏沫接着说道,“如果张斌赢了,你就欠我两顿饭了,如果嘤咛赢了,你也知道我不会做饭,之前在路上你欠我的那顿,咱们就一笔勾销。”

    “好。”赫连梨若想到苏沫输了跳脚的样子,就忍俊不禁。

    “他俩当证人。”

    “嗯。”严逸答应着。

    陌玉直接凑近苏沫说道:“我说苏沫啊,这个我没有口福尝到我家娘子做的饭,可全掌握在你手中了啊。”

    虽然陌玉觉得嘤咛赢的可能性不大,可是看苏沫如此笃定,还拿她最钟爱的吃食做赌注,就姑且信她一回。

    张斌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嘤咛催促道:“怎么样,说不出来了吧?”

    “二品高级丹药的丹纹是七条,二品中极丹药里有一枚丹纹五条,一枚丹纹四条,至于二品初级丹药,丹纹是一条。”张斌说到二品初级丹药的时候,信心满满。

    拿着张斌炼制丹药的黑袍人核对了一下,对胡匪点了点头,表示没有说错。

    嘤咛的脸上有了一点怒色,竟然全被张斌说中了,不过,整条的丹纹说中了,还有半条的呢,嘤咛的眼神有点狠毒。

    “刚才你看过我的丹药了,有粗略的印象也正常,可是我的丹药有一颗出现了半根丹纹,这你恐怕不知道吧?你能说出是哪颗出现了半根丹纹吗?”

    嘤咛此言一出,就算刚才张斌说的全对,也已经让大多数人的天平倾斜到嘤咛这边了。

    “看样子,丹药应该是嘤咛姑娘炼制的了,半根丹纹都了然于胸。”

    “是啊,没想到张斌竟然是这样的人。”

    “要不说人不可貌相吗,看他长得眉清目秀的,心思也太歹毒了。”

    “这一身白衣,怎么有脸穿出来的。”

    刚才还替张斌说话的小胖,此刻也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张斌。

    这些话,让张斌如芒刺在背,并不太舒服,不过经过嘤咛这件事的刺激,他好像瞬间成长了一些,无论是心境还是定性,他并未理会这些人,朗朗说道:“我是不记得我炼制出来的丹药有哪颗是半根丹纹,但……”

    张斌的话还未落,嘤咛赶忙接话道:“我就说这丹药是我炼制的,你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我炼制的那颗二品五纹丹,是有五根半丹纹的。”

    嘤咛再次对胡匪说道:“请大人明鉴,为嘤咛做主。”

    胡匪看向拿着张斌丹药的黑袍人,黑袍人再次拿出那颗二品五纹丹,细细查看,确实是多出了半根丹纹,对胡匪点了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