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丹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幼稚。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赫连梨若心道,并没有理会嘤咛。

    嘤咛当赫连梨若词穷,因为炼丹炉品质低而没有心情和她多说,更加出言挖苦。

    “这种级别的炼丹炉,就是白送我我都不会用,低阶凡品炼丹炉,哈哈。”语气中满是鄙夷。

    赫连梨若对嘤咛的话置若罔闻,她只是让自己的心沉静,再沉静。

    “两天时间内,或者药材全部用完,炼制出二品丹药的奖励二十颗凡品晶石,炼制不出的。”胡匪转动了下手中的两个钢珠,用力一捏,“死!”

    这句话也就是宣布了比赛正式开始。

    嘤咛出言挖苦赫连梨若,可是赫连梨若根本不搭理她,让她有种无处发力的绵软之感,她气冲冲的转过头,正要准备炼丹,眼角余光看到了严逸面前的炼丹炉。

    翠绿色的炼丹炉闪动着莹莹的光泽,丹炉周身灵气浓郁,灵气隐约幻化成一只飞鸟在炼丹炉周围盘旋飞舞。

    灵气幻形,这是仙品炼丹炉,看这个飞鸟只有一个浅浅的轮廓,应该是初阶仙品炼丹炉,这个级别的炼丹炉,可是能提高百分之十成丹率的,和嘤咛手中只能提高百分之五成丹率的良品炼丹炉比起来,效果一目了然。

    炼丹炉的等级是根据灵气的浓郁程度和提高的成丹率来确定的,凡品炼丹炉可提高百分之二成丹率;良品炼丹炉可提高百分之五成丹率;仙品提高百分之十;后每提高一品增加百分之五成丹率,而至于低、中、高三个等阶,则是辅助药材提纯的,有利于提高丹药品质。

    还有很多炼丹炉被打造出来时,本身等级不高,是借助炉内的多重阵法,符纂等,硬生生提高了自身等级,这种炼丹炉只从外表,是很难被人看出真实等级的。

    嘤咛看到严逸的炼丹炉,心里就咯噔咯噔的,怎么可能,一个青木城小小城池的人怎么可能会拥有仙品炼丹炉?就算是初阶的,也不可能啊。

    嘤咛又盯着严逸的炼丹炉看了好一会儿,她的脸上有贪婪的神色闪过,这个炼丹炉如果能落在她的手上,她的炼丹术说不得又会有所增益。

    可是转念一想现在这场比赛,嘤咛就觉得心神不定,她可是压上了她和张斌的所有家当,她不能输。

    再看看严逸的炼丹炉,嘤咛就越觉得心浮气躁,情绪怎么也稳定不下来。

    此时的赫连梨若已经让自己的心彻底沉静下去,好像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眼前只有四方桌上的药草和那个简单的炼丹炉。

    她之前只成功炼制过一枚赤炼丹,这次是她第二次尝试炼丹。

    她将灵力打入到对面的炼丹炉中,丹炉顺利起火,她取过桌子上的一颗海红果隔空打入到炼丹炉中,炼丹炉中的火焰迅速向海红果缠绕过去,火焰燃烧的声音噼啪作响。

    赫连梨若控制着火焰的大小,海红果的皮非常坚硬,就像核桃壳一般,而里面的果肉又柔嫩多汁,所以一开始就要加大火候煅烧外壳,在烧到最后一层屏障消失的瞬间,转换小火煅烧,这样,皮和肉的精华才会成功保留。

    赫连梨若让自己的心一直往下沉,她好像进入了一种特殊的境界,心无杂念,她好像眼睛会透视一般,海红果在她的面前就如透明的一般,每一个地方的厚度、硬度都让她心中了然。

    她沉浸在这种感觉里,就连火候的控制都是分毫不差。

    嘤咛起火后,也是将一枚海红果投入到炼丹炉中,她用大火不停的煅烧着海红果坚硬的外壳,同时忍不住侧目去打量严逸的动作,这一看,简直把她吓得双腿发软。

    严逸直接取出桌子上的三颗海红果同时打入到炼丹炉中。

    嘤咛的手心都在冒汗,严逸到底是在做什么?他是真的实力高超到可以同时炼制三颗海红果,还是为了博人眼球?

    虽然嘤咛的心里知道应该是前者,可是她不愿意相信,她拼命的告诉自己:严逸只是做做样子,他不可能将三颗海红果同时提纯的。

    同时注意到这边的还有张斌,毕竟他也是拿出了六千金币的筹码,那是他全部的家当,可不能在这里出了岔子。

    但是当张斌看到严逸的操作的时候,也是惊的出了一身冷汗。

    嘤咛因为太过于关注严逸的状态,以至于她心绪起伏不定,第一颗海红果在皮肉衔接的地方,没能及时转换相应的火候,“噗”的一声,海红果烧毁,化成了残渣。

    她懊恼的跺跺脚,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受到严逸的干扰。

    “他一定是故意的,对,他一定是故意的,他自己炼制不出丹药,所以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也受到干扰,万一炼丹失败,他就能拉个垫背的,一定是这样。”嘤咛只能这么不断的告诫自己。

    张斌的定性到底比嘤咛好一些,他看到嘤咛的神情就知道嘤咛第一株药材提纯失败了,他赶忙控制自己的心神,专心提纯手中的药草。

    赫连梨若因为炼丹炉品级较低,炼制速度也较慢,这会儿海红果的外壳刚煅烧了三分之二,她安静的控制着火焰包裹着海红果。

    炼丹,首先讲求的就是那种心静的状态,这样才更好把控火候的变化,心浮气躁是大忌。

    嘤咛拿出第二颗海红果投入到炼丹炉中,她不停的跟自己说不要着急,她将熊熊燃烧的火焰缠绕上海红果,在煅烧海红果壳的过程中,尽管她不停的跟自己说要镇定,可她却总是忍不住去看严逸的炼丹情况。

    眼看果壳快要提纯完的时候,嘤咛一个机灵,及时收心,赶忙转换火候,强迫自己不去被外界干扰,直到海红果成功提炼,嘤咛呼出一口气,将提纯后的药液收入到瓷瓶中。

    嘤咛的第二颗海红果顺利提纯的时候,赫连梨若的第一颗海红果也提纯完成,她面上没什么特殊的神情,她只是专注着提纯过程中的每一个细微变化,她将提纯后的药液装入到一个瓷瓶中。

    那个被她救下的小男孩徐浩,连忙将第二颗海红果递到赫连梨若手中,并将瓷瓶摆放整齐,他专注的看着赫连梨若的每一个动作。

    时间就在众人提纯丹药的过程中悄然流逝,药师炼制丹药是十分费心力的事情,耗费时间也长,他们对此都习以为常。

    就在嘤咛提纯第三颗海红果,提纯到一半的时候,她再次忍不住的瞟了严逸一眼,这一看,让她刚刚沉静下去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严逸竟然成功同时提纯了三枚海红果,不仅如此,海红果的精华提纯后,严逸并没有用瓷瓶进行收集,而是直接将三株星星草打入到炼丹炉中,他这是要干什么?

    嘤咛的神色阴晴不定,心里也是各种想法纷至沓来:他同时提纯三株海红果成功了?这怎么可能!他不收集提纯后的精华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知道不同的药材性能可能会冲突,造成炼丹失败吗?他是真的炼丹术高超还是故弄玄虚?

    转念,嘤咛的脸上恶毒的神色一闪而过:如此托大,说不得就三份药草全部毁掉,到时候,我看你拿什么交差,炼制不出丹药,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嘤咛的心里各种思想不停转变,别人却没功夫理会她心里都想什么,大家都在专心的提纯着手中的药草。

    苏沫看着严逸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眼睛笑眯眯的眯成了一条月芽儿,让她整个人都明朗亮丽,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她的神情中,暗含着一丝爱慕的情愫,严逸在炼丹时,整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让人移不开眼睛。

    相同的,陌玉看着赫连梨若的眼神也似能掐出蜜来,在他刚毅棱角分明的脸上笑容绽放,他就一眨不眨的盯着赫连梨若淡然优雅的动作,心里被撩拨的痒痒的。

    嘤咛的心里起伏不定,就在第三颗海红果转换火候的时候,她控制的火焰出现了偏差,只成功提炼出了部分果核精华。她气得直跺脚,不过也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成功提纯了一株半海红果,虽然数量少,但是并不影响使用。

    嘤咛取过一株星星草投入到炼丹炉中,星星草的炼化很简单,只要控制住火候,从头到尾用同一种火候小火煅烧即可。

    她控制着一簇微小的火焰由下至上将星星草缠绕,煅烧起来。

    周围时常有提纯失败的“噗噗”声响起,空气中弥漫的除了药液的清香,还有被烧毁药草的灰烬味道。

    有的药师顺利提纯一株药草,暗暗松一口气,继续下一株药草的提纯过程。

    有的药师则在药草毁于一旦后,垂足扼腕,后又收敛精神,仔细提纯下一株药草,尽力弥补。

    当赫连梨若的三株海红果都提纯完成的时候,她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汗珠,徐浩及时递给赫连梨若一株星星草。

    她将星星草投入到炼丹炉中,调试火候开始煅烧起来,眼角余光看到严逸,吓了一跳:他这是在干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