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作死的嘤咛(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嘤咛挑衅的看着赫连梨若:不会炼丹,我看你怎么收场。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周围议论的声音逐渐加大,陌玉的脸色已经低沉的吓人,严逸的眉头也轻轻皱起,苏沫的胸脯因为生气而上下起伏,苏沫看着一身红衣、姿态妖娆,满脸尽是得意神色的嘤咛,就恨不得抽她几鞭子,丫的,太欠了。

    这件事情的正主赫连梨若只是清淡的目光看了嘤咛一眼,负手而立,一派怡然自得,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份笃信让嘤咛心里非常不爽,她倒要看看赫连梨若这张虚伪的面具能戴到几时。

    “大人,您也听到了,她根本就不会炼丹。”嘤咛对太师椅上的胡匪说道。

    胡匪看了下嘤咛,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又看了下赫连梨若,在那么多人都开口编排她的时候,她依然站在那里身姿挺拔,那种超然物外的感觉让人不容忽视。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赫连梨若淡淡的回答:“没有。”

    “哈哈哈哈。”嘤咛得意的大笑出声,“我说什么来着,她根本就不会炼丹,她不是药师,精神力达到初窥门径又怎么样,还不是废物一个。”

    周围响起了一阵哄笑声。

    苏沫实在听不下去了,她是越看嘤咛越讨厌:“你说谁是废物呢?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娘抽死你!我们梨若不到十五岁精神力就达到初窥门径,这样的天才都是废物的话,那你是什么?废物不如?”

    一句话堵的嘤咛面色涨红,周围本来让她得意洋洋的哄笑声,此刻就如魔音一般,让她听着心里膈应,好像这些嘲笑都是对她一般,她是天之骄女,围绕在她身边的都应该是奉承的话,现在这样,都是这个故作姿态的女人的错,她玉足跺地,求救的目光看向张斌。

    张斌缓缓走到胡匪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大人,我们前来白金城之前,听说您是生命垂危,可如今……”

    张斌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在场的药师哪个不是长了毛比猴子还精的主,自然都知道张斌的意思。

    “大人,您召我们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对啊,血月果在哪?”

    “当初可是说好了,医好您就有血月果奖励我们才来的。”

    “如果没有血月果,请恕我不奉陪!”

    “对,我们不奉陪。”

    这些药师们,说到底也是惧怕黑袍人实力的,但是人多力量大,他们二百余人,面对十几位黑袍人,气势上先说不输丝毫。

    再就是,青木城太小,里面的药师有点傲骨但是实力不强才不敢和黑袍人呛声,其他那些城池的药师可不同了,比方月下城,是直逼中型城池的,里面的哪一位药师在当地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会任由别人摆布。

    胡匪脸色一沉,反手间,周围天空都好像阴沉了一些,强大的威势向众人压过去。

    众人看着转瞬变色的天空,心里的惊骇无以复加,不需要结印就能以体内灵力引动气象变化,竟然是达到武尊级别的高手,只要一位武尊级别的高手,他一动手,现场能逃出去的人连三分之一都不会有,更别说他还有八位武师手下了。

    刚才还叫嚷的众人,被这一手段吓得直接闭口不语,他们都觉得脊背冷嗖嗖的,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胡匪冷冷的看了张斌一眼,张斌即刻垂首说道:“大人,我的意思是,无论您身体有没有病都不要紧,重要的是您招募药师肯定是想要药师为您所用,那何不来一场炼丹比试呢?这样,也可以让您更能看清这些药师的实力,着重培养。”

    嘤咛听到张斌的话,眼睛一亮:是了,就来一场炼丹比试,赫连梨若那张虚假的面具就会被撕开,到时候,以她的实力,定然还是那个万众瞩目的嘤咛。

    胡匪的嗓音有些冷嗖嗖的:“我召你们前来,就是为了召集一些药师帮我炼制一批丹药,而我需要的这批丹药数量比较庞大,我只需要能炼制出二品丹药的药师,不是的,每人领了晶石,就请回吧。”

    青木城的队伍中,明显有一位年龄偏小的孩子,听到这话,他双肩垮了下来,他不知道晶石是什么东西,他本以为能借此机会救他娘,没想到,想起他缠绵病榻的娘亲,他的眼里蓄满了水汽,难道,他娘真的没救了吗?

    除了他,还有三十多个药师也出列,他们都是炼制不出二品丹药的,凡是有一博之力的,任谁也不会现在退出。

    黑袍人给了他们每人两颗晶石,并有四位黑袍人出列,护送他们离开。

    赫连梨若眉头微皱,紧接着,清淡的嗓音响起:“等一下。”她说话的语速不紧不慢,掷地有声。

    胡匪饶有兴致的看着赫连梨若,挑挑眉。

    赫连梨若伸手指了下青木城的那位小孩,对胡匪说道:“他是我的药童,我参加炼丹比试,他应该留下。”

    胡匪连片刻思考都没有,就直接说道:“好。”

    胡匪对赫连梨若的这点不同,让一旁的嘤咛恨的暗暗咬牙:“大人,别人都不带药童,她一个不会炼丹的人,参加炼丹比试还带药童,这说不过去。”

    赫连梨若动了怒气,她心里对胡匪的行动多少有点眉目,让药师离去只需派一人领路即可,然而胡匪派了足足四个人,就是为了万无一失,赫连梨若知道这三十多位药师,只要离开演武场,恐怕就会命丧黄泉。

    她也不是活菩萨,这些人和她非亲非故,她并无丝毫怜悯,可是青木城同来的那位小孩,她明知道那是送死,她无法熟视无睹,那个孩子在路上,伸出稚嫩的手臂,维护她,仅这一点,她就得护他。

    可现在嘤咛这句话出口,胡匪一旦反悔,小孩的性命堪虞。赫连梨若眸光缩了缩,这个嘤咛,真是让人厌恶。

    赫连梨若的想法,苏沫、严逸、陌玉,自然也是知道的。

    苏沫连珠炮似的开口:“你不行,不代表我家若若也不行,就你也配跟我家若若比?我家若若不到十五岁精神力就达到初窥门径了,你行吗?”

    “不只是我家若若,我也带了药童来的。”苏沫骄傲的仰着头,看向嘤咛的目光极为厌恶。

    苏沫的话让在场所有药师大吃一惊,药童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吗?不是实力超强、潜力超强,有谁愿意跟随啊,一般都是中型城池四品以上的药师,才会带药童的。

    青木城这个小小的城池,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严逸则满脸黑线,得,他一定是被苏沫拿来当挡箭牌了。

    嘤咛气的脸色通红:“反正我是不服,你们服吗?”

    “我们不服。”

    “大人,带药童可以帮忙打打下手,就等同于作弊。”

    “不服。”

    “取消比试。”

    血月果的诱惑很大,现在胡匪已经表现出对赫连梨若的关注,他们不可能让好事都落在赫连梨若身上,便纷纷响应嘤咛的话,听到众人的附和,嘤咛下巴微抬,心情畅快极了。

    “怎么,自己没本事,没有药童跟随,还怪别人吗?我倒要看看,都是谁有意见。”赫连梨若转过身看了身后的众位药师一眼,眼中有一簇冰冷的寒意在跳跃。

    话说的很简单,甚至毫不客气,可是赫连梨若身上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竟然让众位药师看的有些心里打鼓。

    赫连梨若身上的寒意,就像一座矗立在那的冰山,连骨头都透着丝丝凉意。

    胡匪看着大家相斗,没有出声,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个笑意让八位黑袍人心里打突,暗道:这个老匹夫,怕是没安什么好心思,看上了赫连梨若的天赋,还必须要找一个能和她抗衡的人,相互压制一向是他的手段,呸,最好哪天玩火*。

    “你带药童,就是犯规。”嘤咛再次开口。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苏沫握了握拳头,骂道:“你个臭娘们。”一个箭步冲向前,抡起胳膊就向嘤咛的脸上招呼过去。

    苏沫的原则就是:能动手就尽量别叨叨,叨叨多累啊!

    张斌反应倒是迅速,看到苏沫抬手,就立刻拦在嘤咛面前,右手前探,要去抓苏沫的手腕。

    苏沫对着张斌俏皮的一眨眼,躲都没躲,攻势依然凌厉,她心想:区区一个高阶武者也敢对本姑娘动手,本姑娘放过你,我家木头可不是吃素的。

    张斌心里暗自困惑:这个女人脑子是不是不太好,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就在他的手掌快要抓到苏沫手腕的时候,他掌心一痛,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力拽到一边。

    张斌惊讶的看着严逸,严逸就如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侧将他拽离原本的轨道,可是他连严逸是怎么动作的都没看清楚,太不可思议了。

    药师在他这个年龄能修炼到高阶武者已经是非常不容易,那严逸又是什么境界?

    同时,“啪~”的一声脆响,嘤咛的脸颊上挨了重重的一个巴掌,嘤咛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苏沫拍拍手,对严逸伸出大拇指,她就知道,严逸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这个张斌,活该,严逸要想出手,再来几个张斌也不够。

    胡匪看到严逸出手,眸光暗沉了一下:中阶武师,王英从哪弄了这么一个高手,如果他不动作,自己都差点要忽略了,这人不简单,得好好查查。

    嘤咛目露凶光,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这个女人竟然打她,她眼中是滔天的怒意,怒吼一声,她就要和苏沫开打。

    这个时候,带领月下城的那位黑袍人却拦住了嘤咛,开口道:“够了,怎么做自有主子安排。”

    嘤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站在面前的苏沫,和在苏沫身后的严逸,脸上都是不甘心的神色。

    赫连梨若盯着拦住嘤咛的黑袍人,嘴角淡然一笑,心道:好手段!有怒不让发泄出来,就会转变成恨,这个嘤咛,恐怕注定了和他们不死不休。

    不过一个小喽喽而已,何足为惧?赫连梨若依然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主子,那我就去安排了。”王英看火候差不多了,向胡匪请示道。

    “去吧。”

    赫连梨若看着这一切,唇角浅笑,心里倒是疑惑着:胡匪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黑袍人对他唯命是从,又对他的需求了解的分毫不差的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