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死的嘤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众位药师自是不敢怠慢,紧跟着王英前行。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一路上,周围的景致都不怎么清晰,周围好像都罩在氤氲的水汽中,让人感觉很模糊,这样的环境中,很容易让人失去方向感,可见枫林幻境,也是有些独到之处的。

    行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周围的水汽纷纷退散,众人眼前一亮,这是一个类似于演武场的地方,除了兵器架子、几个硕大的演武台和大厅正中央的一把太师椅,没有多余的杂物。

    空间很宽敞,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有三个黑袍人分别带领着二三十人在演武场内,这些人跟着自己的黑袍头头,各自为阵,稀稀拉拉五六十人,在近千平米的空间,显得孤廖。

    青木城的药师们跟着赵武走到一边,赵武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不会主动开口,可也耐不住就有愿意找茬的人。

    小型城池也有大小之分,比方青木城就是小型城池里也小的可怜的城池,而月下城则是小型城池中,规模最接近中型城池的存在。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为了血月果而来,本也算不上朋友,月下城领他们来的黑袍人可是说了,只要能医好他家主子,血月果归医好的人,月下城所有前来的药师也可得到优厚的奖励。

    月下城的人又因为自己城池庞大,自觉高人一等,风言风语也就在月下城的药师们毫不掩饰的情况下,传到青木城众人的耳中。

    “这就是从青木城来的药师吧,你看他们身上的药师通鉴是青木城的符号呢。”

    “呸,这种小规模的城池也配来白金城,跟他们在一起真是自降格调。”

    一名长相不俗的少女,身穿一身火红色的衣衫,身材妖娆,她用帕巾掩嘴轻笑,声音如黄鹂出谷婉转悠扬:“说的是呢,血月果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觊觎的吗?”

    眼见红衣女子发了话,月下城的众位男子更加奋不顾身的展示自己的不凡。

    青木城的药师一个个目呲欲裂,呼吸也重了很多,这种*裸的打脸,让他们心里愤恨,可是碍于黑袍人的实力,他们不敢造次。

    赫连梨若倒没将这些风言风语放在心上,她清淡的目光随意的看了下带领月下城众人的那名黑袍男子,观气息,此男子应该是在场几位黑袍人中最强的,不知道是脾气太好还是其他原因,总之对月下城的挑衅没有要喝止的意思。

    “嘤咛,等我得到血月果,一定将它送给你,只有你才配拥有血月果这样的宝物,到时候,这些讨厌的蝼蚁,你也就不用再见到了。”一位长相清秀的白衣男子,对红衣女子说道。

    白衣男子一开口,月下城的其他几人便纷纷附和:“张斌大哥所言极是。”

    红衣女子扭了一下腰肢,脸上都是被恭维后的喜悦神色:“张斌大哥可要说话算话哦。”

    “那是自然。”

    嘤咛就如一只胜利的大公鸡般,挺胸抬头,花枝招展。

    赫连梨若对这种小把戏撇撇嘴,无所谓的耸耸肩,也没因为这些言语有丝毫动怒。

    她还是淡然的站在那里,静静地立着,就有一种淡然的流光萦绕周身,让人不会轻易忽视。

    就在青木城的人恨的牙痒痒的时候,其他几位黑袍人也带着所在城池的药师前来,粗略算了一下,整个演武场,大约有二百余人。

    平时难得一见的药师,竟然有二百余人聚在这里,说出去,都骇人听闻。

    “放你娘的大臭屁,简直臭不可闻。”

    终于,一位青木城的药师听不下去了,粗犷的骂声让青木城的其他人心中拍手称赞。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月下城一位身材微胖的人怒声道。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远处一阵风传来,一位黑色劲衣男子出现在演武场,袖袍一挥,坐在了正中央的太师椅上。

    黑衣男子一经出现,所有黑袍人齐齐单膝跪地:“主子。”

    “起来吧。”

    “是。”

    黑衣男子抬起头,男子的长相好似包裹在一层黑色的雾气中,让人看不真切,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似乎会摄人心神一般,让人一看就心底发寒,有些阴郁,来人正是胡匪。

    胡匪扫了一眼现场的众人:“这些就是你们找来的药师了?”

    “刚才我听这里喧闹的很,是怎么回事?”

    带领月下城队伍的黑袍人开口道:“回主子,药师们的闲谈而已。”

    胡匪点点头,问道:“我听闻在你们这些人中,有人以十五六岁的年纪,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初窥门径的境界,是谁,让我看看。”

    胡匪问话的过程中,众人心中也在犯嘀咕:不是说胡匪身患重病吗,可看这样子,不像啊。

    嘤咛看到没人上前,心中暗道:“以十五六岁的年纪到了初窥门径的境界,怎么可能?怕是他搞错了吧,她和张斌都是十八岁年纪到的初窥门径,难道是他们长相太年轻,所以才搞混了?”

    嘤咛看看周围看起来年龄都在二十岁以上都药师,心里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她缓缓走了出来,对胡匪说道:“大人,我是月下城的嘤咛,我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初窥门径。”

    胡匪看了嘤咛一眼,口吻有些不屑:“我说的是十五六岁,你?哼。”一个气势,就让嘤咛心里哆嗦了一下,同时嘤咛心里暗暗思量,难道是她搞错了?可是除了青木城来了几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人外,根本没有人看起来是十五六岁啊。

    十五六岁达到初窥门径境界的,那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会出在青木城?怎么可能!

    胡匪看向王英:“你说。”

    “是,主子,我说的人就是这位姑娘。”

    王英指向赫连梨若,所有人看到赫连梨若,都觉得诧异,竟然是青木城的人,还是还是一位气质斐然的绝色美女。

    嘤咛咬咬嘴唇,总觉得这个画面很刺眼,赫连梨若就淡然的站在那,就把她衬托的微不足道,她眼神有些愤恨,本该是属于她的光环,她的荣耀,如今全都落在了那个人的身上。

    “你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初窥门径的境界?”胡匪问道。

    赫连梨若淡然镇定的回道:“嗯。”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站出来?”胡匪的声音有着丝丝凉意,让人心中不自然的发凉。

    赫连梨若依然面不改色,嗓音清淡:“因为我未满十五。”

    一句话,再次让所有人哗然,未满十五岁的药师?她来自哪?青木城那种小城池?怎么可能,就是大城池也不一定会出现这么一位绝顶天才吧?

    嘤咛眼珠盯着赫连梨若,脸上的神色越发愤恨。

    “你是几品药师?”

    嘤咛眼珠滴溜溜一转,她就说总觉得哪里不对,她的身上怎么没有药师通鉴?难道她不是一位药师?如此说来,哼哼,此次要招募的可是药师,精神力超常又怎么样,还不是通不过药师的考核。

    赫连梨若刚想开口,嘤咛已经抢先一步对黑衣人说道:“大人,此人没有药师通鉴,定然不是一位药师。”

    赫连梨若淡淡的瞥了嘤咛一眼,这个女人太呱噪讨厌了。

    “喂,我们若若是不是药师,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在这里多嘴,是问你话了?”

    苏沫恨的咬牙切齿,嘤咛的一句话就等于是把赫连梨若推在了风口浪尖上。

    大家都知道,胡匪招募的是药师,如果赫连梨若不是药师,就极有可能是浑水摸鱼有所图谋,但凡胡匪有一点疑虑,都有可能直接将赫连梨若抹杀。

    只是一个照面,是什么天大的仇,要让嘤咛直接拿赫连梨若当替死鬼?

    “你说。”胡匪没理会嘤咛的问话,转而问向赫连梨若。

    “我没有去药师工会考取过药师通鉴。”

    没有考取过,却不代表自己不会炼丹,不代表自己不是药师。

    “大人明鉴,药师的品级都要在药师工会考取,经过药师工会鉴证的,她没有药师通鉴,自然不可能练出丹药,这样的人,就算精神力超常,也没有什么前途的。”

    嘤咛看向赫连梨若的目光有一丝阴狠,有一丝得意。

    “是啊,没通过药师工会的考核,肯定是练不出丹药的,否则为什么不去考核?”

    “她原来压根就不是药师啊。”

    “她混在药师队伍里,到底想干什么呢?”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赫连梨若再次撇了嘤咛一眼,一次,她忍了,两次,她放过,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是真认定了她赫连梨若是个软柿子不成?

    再说,嘤咛这么做,分明就是要搞死她,她手段不少,倒没有什么可怕的,换了别人,真要炼不出丹药来,恐怕嘤咛这番火上浇油,已经让别人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我可以炼制丹药。”赫连梨若嗓音清淡,肯定道。

    “大人,她一个青木城出来的,怎么可能有这番本事,我是不信,你们信吗?”

    为了血月果,大家也不想让赫连梨若一人独占风头,便纷纷附和出声:“不信。”

    “我们不信。”

    “没通过药师工会鉴定,肯定不会炼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