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临暗黑 第一百零七章 野蛮人的困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凯恩的吐出的名字让薛华也是一愣,他还记得这个老妇人,当然,那是前世游戏中的记忆。

    在前世的游戏里,这位老妇人就是玩家抵达哈洛加斯后接触到的第一个npc,在游戏场景中,她的居所里也一样躺满了大量受伤的野蛮人伤病员。

    “哎呀,凯恩大人居然还记得我这个微不足道的老婆子...真是让我倍感荣幸呢。”

    马拉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朝着凯恩尊敬的点了点头。

    “额...凯恩老爷子,你认识她?”

    “嗯,当时我造访这里的时候,她还年轻的很,我也确实从没料到我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到她。”

    凯恩看了薛华一眼,眼中露出了些许回忆的神色。

    “她的炼金术和草药学就是我教的,所以当她提起这事并看向我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回想起来了。”

    “额...哦,您还真是桃李遍天下啊......”薛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真的是在哪里都能找得到朋友......

    “咳咳...那个,马拉,哈洛加斯城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们这一路走过来半个人都没见到?”

    凯恩有些尴尬的咳嗦了两声,他没理薛华那带着些揶揄的评价,只是跟着马拉询问起了哈洛加斯的事情。

    “最近巴尔的恶魔大军一直在攻打我们的堡垒,首领手中能用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了,而首领和长老们的骄傲又使他们不愿意过早的接受来自其他人的援助,所以没办法,只能发动起城内能够拿得动武器的所有人去帮助守城了。

    现在城里还有人的几个地方,就只有包括老婆子我在内的几个伤兵站,以及拉苏克的铁匠铺还有安亚的后勤站和长老会了。

    不过长老会目前基本上也名存实亡了,在十多天前那些邪契者发起的一场针对城市的突袭战中,大部分长老都为了保卫哈洛加斯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他们用他们生命的力量在哈洛加斯的附近织就了一片安全区,使得身上带有地狱邪力的人无法再靠近我们的堡垒。

    目前长老会中只剩下尼拉塞克一人还存活着,当然,还有我们的首领夸尔凯克。”

    马拉从身边的桌上拿过一卷纱布,开始为地上哀嚎不断的伤兵包扎换药。

    她的手法技巧都十分娴熟,脸上带着温和平静的神色。

    “原来如此......”凯恩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也变得严肃了许多,他也没料到哈洛加斯的情势会一下子严峻到如此地步,居然连普通的野蛮人一族的族人都被派上了战场。

    这可是一件十分损伤民族根基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的话,是没有哪个部族领袖会做出这等决定的。

    “就在前天,首领面对恶魔军团的不断强压和正面战场的接连失利,终于放下自傲接受了议会的援助,不过由于时间尚短,大批援军还未抵达,只有少许来自其他王国的职业者们赶了过来,他们已经配合着城内原本的职业者们加入了血腥丘陵上的战场,首领也制定了一系列对于职业者们的奖惩制度。”

    说道这里,马拉看了一眼薛华然后点了点头。

    “首领昨天晚上刚刚提醒过我们,说今天凯恩大人可能会带着一个职业者到城里来,不过今天凌晨时,城外的恶魔大军又开始攻打棱堡了,所以一时没来得及安排人去迎接两位,还请两位见谅。”

    “这没什么,主要是初到贵地,有点不识路......”

    薛华接过马拉递来的斟满温热香果浆的杯子喝了一口,那熟悉的清冽甘甜而温暖馥郁的香味瞬间驱散了身上了寒意。

    野蛮人部族喜饮烈酒而少喝其他饮料,但香果在这里还是有些市场,专门用于招待那些喝不惯野蛮人部族酒水的他族宾朋。

    不过这里的香果都是野蛮人一族自种的高山香果苗,和薛华刚来这个世界后在罗格营地中常喝的那种是一个品种,此刻饮用起来自然是别有一番亲切之意。

    “两位不怪罪就好,老婆子我这里脏乱不堪,恐怕怠慢了贵客,两位暂且忍耐一下,等到屋外风雪稍歇,我叫我孙女送两位到我们首领那里可好?”

    马拉面带和善笑意的点了点头,转身想拉两把石凳过来让薛华和凯恩落座,可却发现大厅里连站人的空间都快没有了,哪里还有坐的位置?

    于是便只能略带些尴尬的向薛华与凯恩赔罪道。

    “您不用这样,我们也不算不上什么贵客不贵客的,这些战士们都是为了保护家园和家人而受的伤,与他们一比,我们就是多站一会儿也不会少块肉。”

    薛华摇了摇头,示意马拉不必如此,面前的场景可谓触目惊心,大厅中那些受伤的年轻野蛮人族人中多有断手断脚的,这些人可不是职业者和佣兵,断了的手脚是没有办法长回来的。

    几人说话间,屋外的风雪很给面子的慢慢小了下来,马拉给两个断了双腿的伤兵换过纱布,抬头向外一看,然后便朝里屋喊了一声:“米娜!”

    一个身披裘袄,胸前的围巾上满是药渍,右手里还抓着一把捣锤的女孩儿掀开门帘走了出来。

    她脸上有着十五六岁女孩儿的稚气未脱,虽然野蛮人一族的血脉使她身材高大,但谁都看得出,这是个还没成年的小丫头。

    “外面风雪停了,你带这两位贵客去见首领。”

    “可是,外婆,锅里的药......”

    “放着我来吧,放心,没事的。”

    “嗯,好吧,那我快去快回。”

    米娜点了点头,一把扯下围裙,两步跑到薛华和凯恩身边,风风火火的抓住两人的手就往外跑。

    “快走吧,伤兵站里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做呢!”

    “米娜!不许调皮!”

    马拉怕她对凯恩和薛华不敬惹恼了两人,跟在后面连连叮嘱道。

    “放心吧外婆,我知道的!”

    然而米娜的声音再次传来时,却已经在很远之外了。

    “这丫头,脾气跟她爸爸一样冒冒失失的,只希望别闯祸才好啊...唉......”

    马拉摇了摇头,却不知道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伤心事,面上的神色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她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屋子里,反手轻轻关上了房门。

    在关门之前,一句隐约的叹息声从门缝里缓缓飘了出来。

    “汉克,芬妮,米娜很乖很懂事,你们不用担心她。

    愿先祖保佑你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